screenplay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我们已经谈到通过人物传记和分别从三个方面来研究人
物关系的人物创作的基础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
    你怎样才能把对一个人物的零碎和杂乱无章的想法变成
为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物呢?怎样才能把他变成你
能与之结为一体的人物呢?
    你如何给你的人物“注入生命”?如何去构成你的人物
呢?
    这是有史以来的诗人、哲学家、作家、艺术家、科学家
和教士们反复思索的问题。至今没有确切的答案。它是创作
过程之所以具有神秘感和魔力的一个重要因素。
    关键的词是“过程”。需要一种途径去实现它。
    首先,要创作人物的来龙去脉(context)。然后把内
容注入其中。来龙去脉和内容——这些抽象的原则是你创
作过程中珍贵的工具。它们构成一个概念。书中将要经常用
到。
    这就是来龙去脉:
    比如说一个空杯子。向杯子里面看,杯子里是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里盛着咖啡、茶、牛奶、水、热可可、啤酒或其它
液体。这些液体就是杯子的内容。
    这个杯子盛着咖啡。杯子里盛咖啡的空间就是来龙去脉。
    想着这个,我们往下讲这个概念就清楚了。
    让我们从来龙去脉的角度来探讨构成人物的过程吧。
    首先,确定人物的需求。
    在剧本的过程中,你的人物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或得到什
么东西呢?
    想要一百万元钱?抢劫曼哈顿银行吗?要打破以上竞速
纪录吗?要象乔·沃伊特那样到纽约去成为“午夜牛郎”吗?
要象《艾丽斯不再住在这儿了》中的艾丽斯那样去实现到加
利福尼亚的蒙特雷当一名歌手的长期梦寐吗?要象理查德·
德莱福斯(Richard Dreyfuss)在《第三类接触》中那样去
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吗?这些全都是人物的需求。
    可问你自己——你人物的需求是什么?
    然后,做出人物的传记。正如前面所建议的,你写上三
到十页,多写点也行,弄清你的人物是谁。为了有一幅清晰
的图景,你可能想从人物的祖父写起。别管写几页稿纸,你
所开始的这个过程在创作的准备阶段中还要继续增长和发展。
人物传记是为你自己写的,根本无需摆进剧本中去。它只是
供你用来创作人物的工具。
    人物传记完成之后,就可以进入人物的外在生活部分
了。你要从人物生活的职业的、个人的和私生活的等因
素分别加以考虑。
    来龙去脉——这就是起点。
    现在让我们来探讨什么是人物的问题。
    什么是人物呢?
    人都有什么共同之处?我们都是一样的,你和我——我
们都有同样的需求、同样的愿望、同样的恐惧和不安全感。
我们都希望被人爱,希望得到人们的喜欢,希望能成功、幸
福和健康。我们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某种东西把我们联系在
一起。
    可是什么东西把我们区分开来呢?
    把我们区分开来的是我们的观点——我们怎样看待世界。
人人都有自己的观点。
    人物就是观点——即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这是一种
来龙去脉。
    你的人物可以是作父母的,因此就有“作父母的”观点。
他可以是一名学生,那就会用“学生的”观点来看待世界。
你的人物可以是政治活动家,就象《朱莉娅》(Julia)中的
范尼莎·雷德格雷夫(Vanessa Redgrave)。那是她的观点,
她为之献身。家庭主妇有其特殊的观点。罪犯、恐怖主义者、
警察、医生、律师、富人、穷人、妇女——解放了的或反之
——全都会表现出个人的和独特的观点。
    你的人物的观点是什么?
    你的人物是自由党人还是保守党人?他(她)是环境论
者呢?还是人道主义者?或是种族主义者?是相信命运、天
数或占星术的人吗?是相信医生、律师、《华尔街日报》或
《纽约时报》的人吗?或者是相信《时代周刊》、《人民报》
和《新闻周刊》的人吗?
    你的人物对自己的工作持什么观点呢?对婚姻呢?他是
否喜欢音乐?如果喜欢,喜欢的又是哪一种音乐呢?这些因
素都成为你的人物的独特而有机的组成部分。
    我们都具有某种观点——要保证你的人物具有个人的和
独特的观点。你创造了来龙去脉,内容就随之而来了。
    例如,你人物的观点可能是认为不加限制地捕杀鲸鱼和
海豚的行径是道德上的错误。他通过捐赠,提供志愿服务,
参加集会,参加示威请愿,穿印有“救救鲸鱼和海豚”字样
的汗衫等活动来支持这种观点。鲸鱼和海豚是地球上智力水
平最高的两种动物。有的科学家推测它们可能“比人更精明”
。科学资料证明海豚从未伤害或攻击过人类的任何成员。还
有许多关于海豚保护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落海的飞行员和水兵
免受鲨鱼的凶猛攻击的故事。必须有一种方式去解救这些智
力发达的生命形态。你的人物可能会以拒绝购买金枪鱼来抗
议商业渔民滥捕鲸鱼和海豚。
    要想办法使你的人物以行动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并使之戏
剧化。
    人物还是什么呢?
    人物还是一种态度。这也是一种来龙去脉,是展现人
物观点的一种感情和行动的方式。人物的态度是高傲的?还
是卑下的?是个正面人物?还是反面的?乐观的还是悲观的?
对生活和工作充满热情还是意志消沉的呢?
    戏剧就是冲突。要还住:你越能清楚地确定人物的需求,
就越容易给这些需求制造障碍。这样就产生了冲突。这有助
于你创作一条紧张而富于戏剧性的故事线索。
    这在喜剧中也是一条卓有成效的规律。尼尔·西蒙的人
物一般都具有一个能激发矛盾的简单需求。在《告别了的姑
娘》(The Goodbye Girl)中,理查德·德莱福斯扮演一个
从芝加哥来的演员,他从一个朋友手里转租了一套纽约公寓
套房,当他到那里时,发现房间被朋友原来的同房(玛莎·
梅森Marsba Mason饰)和她的年轻女儿(奎恩·库明斯Qui-
nn Cammings饰)占了。他想住进去,但她就是不搬。她声
称这套间是她的,占有在法律上总是占上风的。这一冲突是
他们关系的开端,它基于双方各自都认为自己是“对的”。
    《亚当的肋骨》(Adam's Rib)则是另一种情况。在迦
逊·卡宁(Garson Kanin)和路斯·高顿(Ruth Gordon)
所写的这个剧本里,史宾塞·屈塞(Spencer Tracy)和凯
瑟琳·赫本(Katherine Hepburn)主演两个律师。他们是
夫妻,同时又是法庭上的对手。屈塞对一个被控向丈夫开枪
的妇女(裘迪·霍莉黛Judy Holliday饰)进行起诉,而赫
本则为她辩护。这是一个有关男女“权利平等”这一基本问
题的出色的喜剧情场。这部影片摄于1949年,它预示了女权
斗争运动,至今仍是一部经典的美国喜剧电影。
    确定人物的需求,然后针对这一需求制造障碍。
    你对你的人物知道得越多,在故事结构中创作的尺度就
越宽。
    人物还是什么呢?
    人物还是个性。每个人物从视觉上都显示出一种个性。
你的人物是欢快的?幸福的、伶俐的、机智的或外向的?还
是严肃的?腼腆的?内向的?是举止可爱,还是难以接近的、
邋遢的、死心眼儿的、呆头呆脑的或缺乏幽默感的?
    你的人物具有什么样的个性?
    她是为人冷谈的、凶悍的,还是恶作剧的?这些都是人
物的个性特征。它们都反映着人物。
    人物还是行为。人物的实质就是动作——什么样的人干
什么事。
    行为是动作。比如说一个人从高级轿车中走下来,锁上
车后穿过马路。他看到路边水沟里有一个镍币——那么他怎
么办呢?如果他四下看看,见没有人瞧着就弯腰去拾起那个
镍币。这个行为向你揭示了这个人物性格的某些方面。如果
他四下看看,见有人瞧着他,就没有捡起那个镍币。这也向
你揭示了这个人物性格的某些方面。他的行为把这个人物性
格戏剧化了。
    如果你是在一个戏剧性情境中设置你的人物的行为,就
可能引导读者和观众深入审视自己的生活。
    行为向你揭示很多东西。我的一个朋友得到一次飞到纽
约去接洽工作的机会。去还是不去,她的心情是复杂的。这
次去谈的正是一项她很想做的既有地位工资又高的工作,可
她拿不定主意是否下决心搬到纽约去。她为此斗争了一个多
星期,最后还是决定去了。她收拾起行装开车到飞机场去,
可当她把车停在飞机场时,“不小心”把钥匙锁在车里,而
发动机还开着。这是行为动作展现人物的一个完善例子。这
件事向她揭示了她内心始终明白的事——她并不想去纽约。
    这样的一个场景可以说明人物的许多东西。
    你的人物动不动就生气吗?他是象马龙·白兰度(Mar-
lon Brando)在《欲望号街车》(A Streetcar Named Desi-
re)中那样生起气来就乱扔东西吗?还是象马龙·白兰度在
《教父》中那样虽然怒火中烧,却只是阴险地冷笑,并不表
露呢?你的人物赴约总是迟到、早到还是准时呢?你的人物
对官方的反应是象伍迪·艾伦(Woody Allen)在《安妮·霍
尔》中那样当着警察的面撕毁司机的驾驶执照吗?建立在独
特的性格特征基础之上的每一个动作和话语都可以扩大我们
对你的人物的认识和理解。
    如果你在剧本中写到某处时不知道你的人物在这种情境
下该怎么做的话,那就到自己的生活中去找吧。看你在类似
的情况下会怎么办。你自身就是最好的材料来源。好好练习。
你既然提出了问题,你就能解决它。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同样如此。
    一切取决于你对人物的了解。在剧情发展过程中你的人
物想达到什么目的?是什么驱使他努力去达到目的?或者没
有达到?在你的故事中,他的需求或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
们在那里?他们要得到什么?读者和观众对你的人物感觉如
何?这是你作为作家的任务——在真实的环境中创作真实的
人物。
    人物还是什么呢?
    人物还是我所谓的启示。在故事进程中我们了解到人物
的一些事情。比如在《秃鹰的三天》中,罗伯特·雷福德在
邻近的一家饭馆叫午饭吃。我们知道他有文化,是个“收集
了世界上最全的一套退稿信”的作家。然后,我们极富于戏
剧性地接受了他适应新情况的那种态度。这新情况就是有人
要杀他,而他还不知道是谁和为什么。小劳伦佐·杉波尔
(Lorenzo Semple)和大卫·雷菲尔(David Rayfiel)的
紧凑的剧本向我们展现了罗伯特·雷福德这一人物的某些东
西。
    剧作家的职责是把人物的不同方面展现给读者和观众。
我们必须对你的人物有所了解。在剧情进展中,人物往往和
观众同时了解到他在故事中的困境。这样人物就和观众一起
寻找那个支持戏剧动作的情节点。
    同一性也是人物的一个方面。“他就好象我认识的某
人”,这一识别因素是作家所能得到的最大的赞誉了。
    动作即是人物!一个人的所为,而不是他的言谈,表
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上述所有的性格特征——观点、个性、态度、行为——
在构成人物的过程中都是互相关联并且会互相重叠的。这样
你就有了选择的余地;你可以选用这些性格特征的全部或部
分,也可完全不用。但是知道了它们是什么,你就能得心应
手地掌握构成人物的过程。
    这一切都来自人物的传记。从人物的过去可以得出观点、
个性、态度、行为、需求和目的。
    在写作过程中,写到二十页到五十页纸.你才会发现人
物开始向你说话,告诉你他们要做什么,说什么。一旦你和
他们有了接触,和人物建立了联系,他们便自为了。让他们
做他们想做的事。要相信你有能力在“白纸黑字”的阶段选
择动作和方向。
    有时你的人物可能改变故事线索,而你也可能拿不定主
意是否让他们做下去。那你就让他们做下去,看看会发生什
么事。最糟也不过是你花几天时间认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
犯错误也是很重要的。出事故、犯错误也会带来意外的收获。
如果犯了错误,只要重写这一部分,一切就又重回正轨了。
    我的一个学生来找我。他告诉我他正在写一出戏。这出
戏要有不幸的“悲剧性”结尾。但在第三幕开始的时候,他
的人物开始变得“滑稽”了。不断出现插科打浑的对话,而
且结局也变得滑稽、不严肃了。每当他坐下来写的时候,幽
默不停地涌现出来;他无法制止。他变得灰心丧气,最后因
失望而放弃了。
    他几乎是找我来认错的。他开诚布公地解释说,他已束
手无策。我建议他坐下来再写.就让字和对话听其自然地写
出来。如果是滑稽的,就让它滑稽好了。那么他就能看到写
出来的结果。如果它一直是滑稽的,而他又不喜欢,那最多
把它锁到抽屉里存放起来就完了。然后再回过头来按他最早
的设想重写第三幕。
    他照办了,果然灵验。他扔掉了第三幕的喜剧方案,然
后按他早先严肃的方案写了一稿。这个喜剧是他不得不写
的;但又是必须摆脱的。这是他回避“完成”剧本的一种方
式。作家常常在一个作品接近完成时,坚持写下去而没有写
完。完成之后你还有什么可干的呢?你是否读过一本书而不
愿读完它呢?我们都曾有过。只要承认它是一种自然现象就
行了,不必为此担心。
    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那你怎样想就怎样写,看看结果
如何。写作总是要冒风险的,你很难知道结果如何。最糟也
不过是你再花几天时间重写那些行不通的东西!
    只是别指望你的人物从第一页就开始跟你讲话。这样是
行不通的。如果你作了创造性的研究工作,并熟知你的人物,
那么你就会体验到某些阻力,然后才能有所突破,和你的人
物发生接触。
    你的全部工作、研究、准备工作和思考时间的最后结果
将是那些真实、生动、可信的人物——真实环境中的真实人
物。
    这是我们共同的目的。

练习:
    写你的人物传记,为你的主要人物和三个重要人物设计
一种独特的观点。创作出一种态度,考虑能展现人物的某
些行为或个性特征,考虑来龙去脉和内容。在下面几章
你还要碰到这些问题的。

                               (本章由钟大丰译)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